>

希望改革后真正独立运营,三大运营商多元化竞

- 编辑:山西十一选五 -

希望改革后真正独立运营,三大运营商多元化竞

证券时报网05月09日讯 证券时报记者 刘灿邦

5月9日,中国联通召开股东大会。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大会上表示,联通的混改牵涉的部门很多,需要与十个部委沟通,很多部委沟通都是他亲自跑的,难度还是不小,但希望越快越好。

5月中旬,中国联通发布公告称,由于无法在2017年5月16日之前完成混改相关方案的信息披露;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公司股票自2017年5月16日起继续停牌2个月。

市场上对于联通混改方案的传闻有真有假,作为管理层,希望公司改革后真正独立运营,不受制于各个部门的行政命令影响,即使有影响也希望越小越好。一份券商纪要显示,中国联通(600050,股吧)董事长王晓初在公司股东大会上对于混改做出了这番回应。

王晓初表示,“按照自身的运作是我们最大的目标”,作为管理层,希望公司改革后真正独立运营,不受制于各个部门的行政命令影响,即使有影响也希望越小越好。

早在2016年10月,中国联通就发布公告称将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批试点事项。如今七个月过去了,关于“混改”的传言沸沸扬扬,有关入局者、混改机遇的消息和观点也层出不穷。

此前,市场传闻联通混改方案大致为,通过定向增发扩股和转让旧股的方式对中国联通股权结构进行调整,联通集团持有中国联通股权由62.74%减至36%;引入信息产业领域实力相当、主业关联度高、互补性强的国有资本占19%,同时引入互联网等领域的若干家境内非公企业及员工持股共占20.06%;公众股东占24.94%。

此前有联通高管在公开场合表示,“混改”是为了解决中国联通体制不够市场化、资产价值被低估和与产业协同效应不够的三大问题。显然,在“上市公司层面引入外部资本”,并非仅为“解决中国联通发展资金困境”,更是中国联通“打破体制,走出一条运营商发展新路”的希望。

“踌躇”中的混改

市场对于中国联通混改的关注起源于去年9月底,其控股股东联通集团被列入第一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单位;今年4月5日,中国联通停牌,根据公告,联通集团正在筹划并推进开展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的重大事项,拟以A股上市公司为平台,可能涉及股份变动事宜;最新公告显示,中国联通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等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

同时,与其他两大运营商相比,联通2016年业绩垫底,与互联网企业相比,联通也着实尴尬,单一个腾讯就能以414.47亿的净利润将其碾压。

三大运营商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在2014年就初见端倪,但直到2016年末,中国联通的公告称,联通被列入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批(东航集团、联通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试点事项,但具体实施方案仍在讨论中。

不过,对于传闻中的联通混改方案,市场似乎认为低于预期,特别是目前已明确混改的实施主体是A股上市公司,并非联通集团本身;而此前,云南省国资委所属白药集团已经实施混改,白药集团50%股权被让渡给民营企业。

从中国联通最新公布的2016年年报来看,2016年中国联通营业收入为2741.97亿元,同比微降1.01%,然而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95.6%。而同期中国移动的净利润为1087亿元,同比增长0.2%,中国电信的净利润为180亿元,同比下降10%。

此后,2017年5月9日,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联通股东大会上表示,联通的混改牵涉的部门多,需要与十个部委沟通,很多部委沟通都由其亲自跑,难度很大,但希望越快越好。他还谈到,市场上对于联通混改方案的传闻有真有假,他不能评价,作为管理层,希望公司改革后真正独立运营,不受制于各个部门的行政命令影响,即使有影响也希望越小越好。此时,联通已因为混改停牌一个多月。

谈到这一问题时,中国联通人士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最终方案还没有公布,公司人力资源制度的改革最核心,要使个人劳动价值与企业一致化。管理层对于股权结构改革不太满意,但是有信心朝着最终目的。王晓初表示,联通的混改牵涉的部门很多,需要与十个部委沟通,很多部委沟通都是我亲自跑的,难度还是不小,但希望越快越好。

提到混改方案,王晓初还透露,这次混改方案包括员工持股计划,核心员工和骨干都持有股份,没有什么大的障碍。

同时,王晓初明确表示,核心员工和主要骨干持股的改革措施“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依旧没有透露更多混改细节。

根据股东大会上的消息,中国联通将再申请两个月停牌。

5月3日,中国联通发布公告称,正在积极推进混改的相关工作,积极推进相关审批,继续停牌。联通集团提议自2017年5月16日起继续停牌2个月,并将该议案提交中国联通5月9日召开的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实际上,所谓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很大程度上是利益格局和权力格局的再调整,要让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对企业放权、给企业让利。

联通集团积极推进混改的原因无疑与近年来业绩的下滑、运营商之间竞争的加剧、以及互联网巨头逐渐蚕食运营商市场相关。

对于混改,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混合所有制改革只是试探,之后会一发不可收拾,采取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很大一个原因是为了保护国有资产,避免过快释放因早期国企股价低出售造成的国有资产流失。随着联通的试点,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也将在三年内逐步完成混改。

以A股上市公司中国联通为例,其2016年营业收入为2742亿元,同比下滑1%,但是净利润仅为1.54亿元,大幅下滑95.6%。

中国联通在4G上的犹豫,是造成2014~2016年联通日子过得很艰难的主要原因。王晓初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3G时代,由于WCDMA有较大优势,联通有过辉煌期,但是4G出来后,三家运营商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联通的优势也就不复存在了。

我们在3G时代日子比较好过的,WCDMA有很大的竞争优势。4G来了后,大家回到一条起跑线,在渠道和终端上受到封锁。中国联通人士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业绩时表示,4G时代,社会代理渠道被收购、终端上移动可以兼容联通、以及在4G投资上的犹豫等问题导致了业绩的下滑,所以集团选择将策略调整为聚焦、合作、创新。

面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联通又和3G时代来临时类似,在国内运营商中走在了最前列。截至目前,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在混改上依旧没有最新的实质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联通也在加快从运营商向应用商的转型,与互联网厂商进行合作。例如,与腾讯进行合作,将QQ和微信作为电子渠道,并提升腾讯业务的体验保障;与蚂蚁金服在支付系统、网购等方面也进行了合作,云和大数据方面也已有初步接触。

多元化竞争升级

过去三大运营商业务都是自生自灭,没有想到利用互联网的触点来带动运营商业务的发展,未来我们会改变策略。中国联通人士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未来运营商真正的增长,来自于创新,比如物联网和云计算未来的空间都十分巨大。中国联通在三大运营商里面表现相对积极,成立了专门的物联网公司、车联网公司,也已经明显看到一些效果。

相比“混改”的有条不紊,目前以中国移动为首的三大运营商已面临腾讯、阿里、百度等非传统电信服务商的残酷竞争。

截至2016年底,中国移动已建成全球最大的4G网络,拥有144万个4G基站,占全球总数三分之一;中国联通在20个月的时间内建设了70万个LTE FDD基站;中国电信4G基站数也达到86万个。

不可否认三大运营商早已是全球最大的4G网络,但是网速快了,运营商的收入却没有显著增长。回顾近两年的财报,2015年三大运营商盈利持平,收入略增,流量收入及数据中心收入等新业务收入增加,用户和数据流量的增长未能抵消全球运营商总体收入滑坡的趋势。2016年末联通更是频频传出亏损,更有人传言取消年终奖。

这其中,中国移动的日子好过一点。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移动的营收超过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总和,依然一家独大。截止2017年一季度,中国移动营收184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7%。中国联通一季度营收690.05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9%。中国电信营收914.28亿元,同比增长5.8%,位列三大运营商增幅首位。

根据腾讯2016年数据显示,微信和WeChat(海外版微信)合并月活跃用户数达到8.89亿,月活跃账户比去年同期增长27.6%。同期,中国移动的移动电话客户为8.49亿户,净增2266万户。而支付宝的全球月活跃用户已破4.5亿。

面对来自BAT和互联网服务的冲击,电信运营商的用户增长已经陷入瓶颈。第39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网民数量7.31亿,新增4299万人。也就是说,电信运营商如果依靠传统业务和模式,通过发展用户数来保持增长已经越来越难。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之前运营商与BAT等互联网企业就是上下游关系,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运营商与BAT在业务上的交集越来越多。

三大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的业务边界正变得日益模糊。近两年,三大运营商与BAT合作频繁。就在5月9日的中国联通股东大会上,王晓初披露,与腾讯合作带来了2000万新增用户,阿里带来300万用户,是一次很成功的尝试。同日,中国联通联合阿里钉钉面向4300万中小企业推出“钉钉卡”。去年12月,中国移动也与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至此,阿里达成了与国内三大运营商的全面合作。

抢占5G和流量

面对BAT总营收的增速迅猛以及社交、视频、直播等互联网垂直领域App的兴起,三大运营商的转型势在必行。在此当中,有关5G的标准制定、商用以及网络流量的合理化是三大运营商接下来的发力点。

今年2月,中国电信在南京建成4个5G基站,未来计划将在南京区域内增加600个5G基站。与此同时,中国联通携手华为在上海完成了FDD制式Massive MIMO技术的外场验证,实测网络峰值速率是传统LTE FDD的4.8倍。而移动也联合高通、中兴通讯共同宣布计划合作开展基于5G新空口(5G NR)规范的互操作性测试和OTA外场试验。

根据工信部的规划,中国移动、中兴通讯等将在下半年开展6GHz以下频段的外场试验。中国电信表示到2018年实施6GHz以下频段的5G规模技术试验和试商用试验。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随着三大运营争抢推进5G网络前期研发和实验,2020年启动5G商用计划实现的可能性较大。

就在本周,中国电信北京公司推出了一款月费199元的全国上网流量不限量套餐。中国联通也将举办发布会,有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此次发布会将围绕4G与视频业务展开的新合作。中国移动更是在今年4月底就开始实施围绕网络和通话资费下调的七项举措。

毫不夸张的说,面对BAT竞争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5G和流量是将成为三大运营商吸引用户回归且逐步提高收入主要来源的两种方式。

本文由理财保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希望改革后真正独立运营,三大运营商多元化竞